唯爱,备战中考(真的是初三党了)

最近正在奋斗中。
可以叫我唯爱酱♥我不是什么太太。
感谢有你在的日子里。
一个咸鱼写手。
感谢大家的支持与喜爱。
沉迷于刀剑乱舞。恋与制作人。清光×春奈【自家女儿】
周棋洛♥and我家♥铃w。
铃w生日七月二十三号。

【清光婶】惊与喜

感谢姐姐的生日祝福,爱你。2018快乐前行。
新年快乐。

白球球_:

【***阅读前请注意***】


 


*送给小伙伴 @唯爱,备战中考 的生日贺文,生日快乐~


 


*乙女向,cp清光X女审神者,审神者有名字


 


*私设如山,人物OOC,小学生文笔慎入




===============


1.


 


 


这是春奈担任审神者以来的第十一个月。原本生性内向的她对这份要与化作人形的付丧神朝夕相处的工作并不期待,甚至有些轻微的抵触。不过在初始刀的帮助下,也感受到其中乐趣,习惯了与大家愉快的相处的生活。


 


她想起自己刚来到这里时,因为不爱说话的关系让有的短刀们有了‘主人不喜欢我’的误会,后来总算是解开了。


 


说起来,这都多亏了他啊。


 


少女将目光放到不远处正奋笔疾书的身影上,昏暗的烛光下映着他认真的面容。


 


还真是…受了他不少照顾。


 


春奈几不可闻地叹口气。自己的灵力与能力都只能说处在及格水平线上,却在同期的审神者中战绩靠前,也是因为他的功劳。因为性格关系,不太喜欢与人交流朋友却不少。这些都是托自家外向可爱近侍的福,不仅能把战绩与出阵安排得井井有条,报告政府,参加审神者集会之类的也游刃有余。


 


这样精干的描述也许在别人家本丸是压切长谷部所有,但在自家本丸里…却是…


 


“主人,怎么了吗?一直看着我,是不是发现我很可爱?”


 


察觉到她发呆的清光放下笔,半开玩笑地说。回过神来的春奈急忙摆手,看着清光的微笑红了脸。


 


“啊!清、清光,没事,我只是担心你会不会累了…”


 


“这点工作还难不到我的啦~”


 


恩…是的,自家本丸里最精明能干的付丧神,既不是长谷部也不是烛台切光忠,而是——加州清光。


 


 


 


 


 


 


 


 


2.


 


加州清光是初始刀。选择他为初始刀的原因她也不是很明白,只是第一眼看到他的本体,就对这红色外观的打刀有着莫名的喜爱。


 


“呀,真是个可爱的主人呢。呐,主人,既然你这么可爱的话,也请帮我变得更可爱吧~”


 


见面后做完自我介绍就听到他说出这番话。看外表本以为会是个十分严肃的人,没想到…


 


确实蛮可爱的。


 


心中原本的紧张感消失了一些,她抬起头,刚好对上那双漂亮的红眸,又急忙低下头躲过那目光。


 


“那、那个…清、清光…今后请多多指教!我虽然…虽然只是个新手,但我会努力的!”


 


清光愣了愣,看着这头也不敢抬的小姑娘不自觉低笑。


 


“主人不用担心,我也会和你一起的。作为你的第一把刀,请好好地使用我吧。”


 


 


 


 


 


 


 


 


3.


 


清光顺理成章地成为了近侍,并且在她任职期间从未换过。用春奈的话来说,是因为清光是她最熟悉的人。但真实的原因可不仅仅是因为这些。因为在与其他付丧神熟悉之后,近侍之位也从未变过。


 


其实,加州清光并不擅长处理近侍的杂务,只不过在累月的工作中积累了不少经验变得熟练了而已。


 


不会更换近侍意味着只要主人工作他也得忙个不停。可他不觉得辛苦。获得她最高的信任,可以时常陪伴在主人身边,时常为他打扮,已经十分满足了。


 


只是这能力不弱的女孩却总觉得获得的成功都是因为依靠自己,害怕被抛弃。


 


“清光,你那么优秀又那么可爱,我害怕…我并没有成为那个能与你相配的主人…”


 


笨蛋,我这么优秀全都是因为想要成为与你相配的人啊。


 


 


 


 


 


4.


 


 


 


“哎?要我更换近侍吗?”


 


这天,清光突然提出前所未有的要求。春奈心下很慌张,却尽量不让这感情表达到面上。她只是僵硬地笑了笑,有些颤抖地出声。


 


“为、为什么呢…”


 


“已经和长谷部商量过了,他会代替我做好所有工作的。因为有很重要的事,我必须去做。”


 


清光也有些紧张,避过春奈询问的目光望向另一边。


 


“是、是吗…不可以…拜托其他人吗…”


 


“是很重要的事,只能由我来完成。”


 


“…”


 


话都说到这份上,春奈也不好再追问。只是嘴上答应,心中却是万分不情愿的。


 


虽说自己也知道一直让他担任近侍,一直都是做些文书工作,出阵次数极少,也比其他付丧神来的要辛苦。对他有愧疚,可依然是放不下的。她想要见他,纵然心中的爱慕无法出口,还是想见他。


 


至于清光的态度也明确问过,当他说出‘和主人一起努力不会辛苦’时她很高兴,只是…


 


只是,像今天这样的要求他从未提过。这确实是正常的要求,可是…总会抑制不住地胡思乱想,心中不安。


 


见春奈脸色异样,清光明白她在担忧什么。他扳过她的身子,严肃而有气势地看着她的眼睛。


 


“主人,你相信我吗?”


 


“我…当然是相信的。”


 


“…”


 


清光的气势在她水汪汪的大眼睛注视下瞬间软了下来。他摆出少见的焦躁,烦躁地抓抓头发,又怕变得不可爱急忙打理整齐。


 


“我最喜欢主人了!所以…请你相信我,我会很快回到近侍的位置的!”


 


然而后面的话她并没有听清楚,思绪在‘喜欢’两个字脱口而出的时候就完全停住了。


 


喜欢…?


 


清光也是喜欢我的吗?


 


 


 


 


 


 


5.


 


第二天,受命成为近侍的长谷部一大早就来接手文件工作。这虽是他第一次担任近侍,这些工作却并不难以上手。平时太忙的话他也会来帮忙,现在接手倒也不至于没有头绪。


 


只不过没了熟悉近侍在身边的春奈就不一样了。


 


一是昨天疑似清光的告白——虽然因为太混乱没有问清他到底想表达的意思,但这已足够将春奈的心搅乱了。


 


二是从上午开始到中午,今天一直没有看到清光,到哪里去了…


 


“清光…不在本丸吗?”


 


“是的主殿。加州今日没有安排出阵或是远征,好像从早上开始就没见到他。”


 


“这样啊…长谷部君,辛苦你了。”


 


她朝长谷部笑了笑,继续整理着手上的报告,只是这心境依旧没能静下来。


 


既然都答应清光了,那还是…不要去打扰他吧?


 


 


 


 


 


 


6.


 


“最后还是没忍住跑出来了啊…”


 


站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春奈无奈地叹气。因为总是心里在意着,做什么事都不能静下心,干脆找个理由溜了出来。


 


用的借口是‘忘了买东西所以要去一趟万屋’,但来到万屋之后却站在商品前发呆。


 


对了,清光既然出来的话,没有审神者的陪同是不能到现世去的。所以…会不会在街上遇见他呢?


 


这么想着,又摇摇头。怎么可能这么巧…


 


其实近侍为清光的审神者不少,街上与万屋都能看到许多加州清光。但春奈一眼就能看出那些清光并不是自家的清光。


 


“算了,还是回去吧。唉,我到底在干什么呀…”


 


她随便买了几样甜点准备带回去给短刀们,却在踏出万屋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腰间挂着红色的刀鞘,穿着黑衣与红色的围巾。手上涂着红色指甲油,那是自己昨天为他亲手涂上的。


 


“清、清光…?”


 


春奈走上前,想要叫住他,却看到他与身旁的人在说话,明显两人是一起来的。


 


“哎?那个人…”


 


那是一位男审神者,算是认识,但交情不算很深。他与自己是同期,战绩前十的人。拥有强大的灵力,高超的剑术,还有睿智敏捷的思维。战场上不仅能担当指挥,战斗力也不容小觑。


 


两人有说有笑走进万屋,没有注意到刻意躲避的春奈。


 


清光为什么会和他在一起…


 


 


 


 


 


7.


 


“啊,大将,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见到春奈的厚很惊讶,向身后的平野招了招手,平野会意,急忙朝厨房跑去。


 


这行动春奈没有察觉,她全部的思想都放在了刚才看到的那一幕。


 


那位审神者…是很厉害的人物呢。清光去找他,是不是因为仰慕强者?他更喜欢那边的本丸吗…他…要走了吗…


 


“大将,大将!”


 


“啊,厚,抱歉…这个、这个给你们…”


 


她胡乱将手里的东西塞给他,然后低下头转身就走。


 


“我有些不舒服…先回房了…”


 


“哎?大将…”


 


厚抱着一堆甜点想要叫住春奈,可是她并没有停下脚步。


 


“主人…主人看起来很消沉啊…”


 


五虎退抱着小老虎,走到厚身边。


 


“我们…是不是不该瞒着主人?”


 


“当然要瞒住啦,不然怎么叫惊喜。别担心,明天主人一定会开心的!”


 


 


 


 


 


 


 


 


8.


 


太阳已接近落山,四周天渐渐黑下来。春奈坐在院中看着黑与红相交的天空尽头。


 


她撇过头,看着与她一同坐下的长谷部。


 


“长谷部君,清光还没有回来吗…”


 


“咳咳…”


 


长谷部面色微变,装作咳嗽掩饰过去。


 


“主殿稍安勿躁,他…他大概有什么事吧。”


 


 


 


 


 


9.


 


 


这一晚安奈睡得并不是很安稳,早上也很早就醒来。打开门,就看到清光靠在门口。


 


“清光?你回来了啊…我还以为你…”


 


“真是的,果然主人没有我就不行啊。”


 


清光笑着拉过她,为她整理着头发。


 


“放心吧,我不会再离开了。”


 


“真的吗?我昨天…”


 


春奈刚说出口就后悔了。如果说出来的话,就是代表了自己对他的不信任,清光一定会生气的吧。


 


出乎意料的,他没有生气。只是停下手中的动作,无奈地叹口气。


 


“昨天…?竟然被看到了吗…也难怪你担心成这样。”


 


他站起身,蹲在春奈面前,拉起她的手。


 


“这次其实…其实是想偷偷给你一个惊喜,但若是让你露出这样的表情,我宁愿告诉你。”


 


“原来是这样吗…?”


 


春奈心中的不安感瞬间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激动和欣喜,也终于露出真诚的笑容。


 


 


 


10.


 


 


“所以…你去找那位审神者是想拜托他从现世带蛋糕来吗?”


 


“是这样。我听你说过想要生日那天想要吃蛋糕,可我们这做不出来那样的西洋蛋糕。选择拜托那位审神者,也是因为最近只有他会去现世…”


 


短刀们也在一旁附和。


 


“对啊,我们都在偷偷为主君准备呢,没想到加州你竟然说出来了,这就没有惊喜的感觉了啊!”


 


“啊——可要是让主人误会不开心那就得不偿失啊!”


 


春奈站在一旁看着吵闹的众人不自觉笑起来,可又想到一个问题,急忙拉住清光。


 


“你们知道我的生日?我明明没有说过…”


 


清光挑挑眉,伸出手欣赏着春奈刚为他涂上的指甲油。


 


“主人刚来的时候有登记过资料的吧,虽然没有真正的名字,可生日这种东西还是有的。那时候你帮我涂指甲油,我就不小心看到了。”


 


“那份文件早就被政府收过去了…哎?那、那你看到的时候是刚刚来到本丸…?难道你一直都记着吗?”


 


春奈不可置信地看着清光,眼中有自己都察觉不到的期待。


 


“那当然。关于你的一切我都会记得很清楚,主人。虽然不知道这样的感情能不能以付丧神的身份说出,可我还是想告诉你”


 


清光拉住她的手,放到自己心脏的地方。他身后的短刀们都自觉地安静下来,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主人,因为…你是我最重要的存在。从这个生日起,你今后的每个生日,我都会与你一起。你愿意吗?”


 


 


 


 


 


【写到后面都不知道写的是啥…对不起小伙伴…orz】


 


 



评论

热度(29)

  1. 唯爱,备战中考(真的是初三党了)白球球_ 转载了此文字
    感谢姐姐的生日祝福,爱你。2018快乐前行。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