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爱,备战中考(真的是初三党了)

最近正在奋斗中。
可以叫我唯爱酱♥我不是什么太太。
感谢有你在的日子里。
一个咸鱼写手。
感谢大家的支持与喜爱。
沉迷于刀剑乱舞。恋与制作人。清光×春奈【自家女儿】
周棋洛♥and我家♥铃w。
铃w生日七月二十三号。

在古代当皇帝的审神者

无聊的产物

嗯嗯!

那就开始♥

我是一个审神者,案发当天我正在和我的刀剑男士一起吃饭突然一道遇到圣母玛利亚散发的光芒。

然后……然后我就和大家来到这个地方。

我是被随机传送到床上的……

而且我身边还有一群色气满满的男人们。

我下意识的低头看自己胸前,还好还是女生。

问题是我要怎么办离开这张床……

“给我死开呀!把衣服给我穿好!”

我真的生平第一次吼帅气的小哥哥……额,不心疼。

“皇上,您……还好吗?”

其中之一的人看着我,一边快速穿好衣服一边担忧说。

等等……我是皇上?

我的脑袋一片空白。

穿越就这么欧吗?竟然是皇上啊!以前捞爷爷的时候没有这么欧的呀!

“先给我穿好衣服再说。”我立刻马上从床上离开,心里却想我的刀剑们在哪里。

“您……需要臣们为您穿衣打扮吗?”

他们恭恭敬敬穿戴好服饰站在我前面。

“额……不需要,你们现在给我出去,记得叫一个婢女进来服侍就可以。”

我开始方了,直到婢女进来才将我思绪拉回来。

趁婢女给我整理衣服,我开始回想这次穿越是不是和我的灵力混乱有关。

穿戴整齐后,我将婢女赶出去在她退下时嘱咐她将房门关闭。

我坐下来端起茶水喝一口。默念咒语想将狐之助召唤出来可是毫无反应。

是我的问题还是需要我身边要有刀剑男士。

问题是,我要用什么办法才可以找到他们呀!

等等,既然在同一个时空,灵力应该可以感应他们所在位置,这样就可以找到他们。

我站起来,走到门口,拉开房门。

“参见皇上,皇上吉祥。”

没错,就是刚刚的一群男人们。还夹杂着婢女。

我一头黑线的看着他们“……起来吧。”

我实在不能让人跪在我面前,会折寿的啊!

“你们……没有其他事情吗?”我戒备的盯着他们,在看电视剧的时候我经常看到会扑身上的桥段。

不出所料,一道白影朝我冲来。

那就来一个360°完美转身躲过去吧!我暗自窃喜没有想到一块石头并没有想让我高兴。

于是我,踩到石头马上就要和地面来一个完美接触。

但是我倒进一个温暖的怀抱,是手持刀剑的男人,他有着煤黑色的短发,紫藤花色的眸子。

“hsb!”我惊讶的叫起来,长谷部只是笑眯眯看着我。

“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呀!刚刚想通过灵力定位你们的位置。”

我从长谷部的怀里起来,激动的看着我的刀剑们。

还好有你们在,这样我才会有安全感。

“主公,我们是你的刀,物随其主所以感应就找到主人了。”

清光轻轻的走到我旁边,拉起我的手。

“皇上,此举有失体统。您应该在他人面前称朕。还有您与男宠的亲密有失您的威武。”

混在人群中的老臣站出来指控我的不好。

等等,刀剑是我的伙伴怎么就被你说成男宠啊?

我刚刚想与老臣争辩时三日月走出来。

“哈哈哈,小姑娘就听从他的话吧,老爷爷竟然变成了小姑娘的男宠了,哈哈哈这词不错。”

我脸红的拉一拉三日月的衣袖示意他停下来。

“朕,有些累了,除了他们,你们就先退下没有朕的旨意不要在朕眼前。”

嗯嗯!那先这样吧!

请敬请期待。

末世来临。

 

 
。。。。。。。。。。。。。。

加州清光 

西历2205年,伴随着第一例爆发病毒感染人类后,整个世界开始迎接末世的洗礼。

你和父母整理随身携带的干粮,和水。等必不可少的东西举家离开这个你居住十五年的小乡镇。

天空阴暗无比,可以说是伸手不见五指。你忐忑不安的坐在车上,抬头望着窗外的废墟。

照亮前方路唯一的光源就是车灯。

狂风骤雨,风吹散你马上散掉的头发,你着急的在车里找那根发带,却发现发带早已经飞出窗外。

你丧气的低下头,打开手机。

刀剑乱舞的游戏软件映入眼帘,眼眶开始发酸,眼泪滴落到屏幕上。

你嘴角颤抖打开软件,熟悉的语音传入你的耳朵。

在屏幕一端的打刀少年依然笑颜。

你蜷起身体,抱紧手机喃喃自语:“清光……我很想你。你可以救救我吗?”

想到这里,你不禁漏出苦笑“怎么可能呢……你只是一位虚拟人物啊……”

一路上,你听到废墟中的吼叫,绝望的闭上眼睛,不再听车窗外的动静。

你没有想到,在手机另一端少年动动嘴角在你身边说一声“等着我,阿鲁几。”

当你醒来时,发现车子已经停靠在路边。

你立刻拿起手机和电击棍小心翼翼的打开车门,环绕四周。

天还是昏暗,你却发现父母已经不在车上。

怎么办……要呼喊父母吗?恐怕声音太大会招来一群丧尸容易暴露目标。

如果,不呼喊,父母会遇到生命危险的。

你着急的敲打自己的脑袋,眼泪流下来。抱怨自己的没用。

突然,你感觉你的身旁有人,拿起电击棍超前一挥。

却发现,那个人躲过电击棍的攻击,牢牢抓住你的手。

你心里大吃一惊,本能反应你踹了一脚。

“痛!呀!阿鲁几,你轻点。”

传来一阵类似埋怨又似撒娇的声音。

错觉吗……

你抬头看见那个熟悉的一抹红衣。

那清秀的脸上露出微笑。

“主公……这次换我来保护你。”

当你醒来时,发现你身旁的少年正在熟睡,他身上的外套披在你身上。

在车里啊……

你发现清光睡觉时手握本体。

是担心吗?

对了!父母呢?

你匆忙坐起来,旁边的少年看着你,握住你的手道“我来的时候在这里侦查一遍,并没有什么丧尸,所以主公不必担心您的父母。”

“谢谢……清光。”你感激的说。

“没有关系”清光打开车门离开车,将你拉起来。

你拍拍身上的泥土,把清光的外套整理好,交给他。“给你清光,把它穿上吧。”

没有想到,他接过外套给你细心穿上:“这就交给主公吧,看您身体单薄。”

听到清光这句话,你低下头打量自己的衣着,短裤搭配着炎热夏天的T恤衫。

“好。”

“这里距离商店较近,主公和我一起去,万一还能找到主公的父母。”

清光拉起你的手,朝前方走去。半路上清光把一样东西交给你“呐,主人把你的东西收好。这个东西可真有杀伤力。”

你接过电击棍尴尬的笑笑:“还好清光的机动比较强,要不然你就死在我的‘刀下’。”

“真是的还好我躲得快~”

打刀少年望着你心有余顾说道。

你们两个人向前走,通过聊天,使之间的尴尬气氛化解。

你抬头看原本湛蓝的天空变成这样,原本现在应该在学校学习的自己为什么却被迫离开这里,还有……你转过头看向与

你在一起并肩前行的少年,感觉自己似乎在梦里一样。

这一切,是噩梦吗?

如果是……只希望它快点结束。

但是,请让他们存在就好。

想到这里,你不禁握紧清光的手。

“你是怎么来这里。”你小心翼翼的问,心里忐忑不安就怕他会回去,想泡沫一样消失殆尽。

“是因为,我在世界的另一端听到了主人的祈求。”

“不好!主公我要回去了,请你耐心等待,会有其它刀剑男士来守护主人的……”

话说着,少年消失不见。

初次见面


♥这个是完整版。

@狐毛火锅 太太的点文。

是缨与清光光的初次见面~

太太的画技太好了!吹爆!

好喜欢缨与清光的故事。

你相信世界上有狐族吗?

你相信世界上有付丧神吗?

今天我给朋友们讲一个关于狐族与付丧神的爱情。

她是一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狐族王女。

他是一个身居八百万神明末席的万年妖精之物的付丧神。

他与她是如何遇见,又如何相爱呢?

读完这个故事你就知道了。

1*

在世界上有很多的空间,而空间与空间之间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这是一个只属于狐族统治与生活的地方。

狐族的王室有着一个非常美丽的公主。

粉白色的头发刚刚过肩,一双仿佛倒映整个星空深蓝色的眼眸。两只狐耳会悄悄地动一动,显示他们的主人是多么的美

丽和可爱.。

公主非常喜欢玫瑰花,喜欢在没有一个人的地方静静地发呆。

她在花园里穿着复古花纹的公主裙里散步。

侍女们却交头接耳谈论公主的性格是不是有些问题。

公主从来不喜欢去人多热闹的地方,就连王室里的酒会她也不会参加。

2*

公主的名字叫缨【等等下文都会用这个称呼】

虽然侍女们觉得缨的性格有些问题,但是却没有影响她在这里的地位。

缨被所有子民爱戴与敬仰。

毕~

没了?

没了!

你以为我会这样写吗?

前面划掉。

《刀剑乱舞之审神者的前世今生》

年度大戏开始!

缨是一个非常可爱与小巧的萌妹子!

她原本就是在某个空间里王室次女。

详细人设点击 @狐毛火锅 太太的人设合集。

开始!

赤染在侍女的注视下,打开厚重的实木门。

这是一间非常温馨的公主房,粉色在这里占了绝大多数。

粉色的欧式沙发上摆着几个小小的抱枕。浅粉色的吊床收拾的整整齐齐。

赤染这个千年大冰山终于扯出了一个类似“笑”的东西。

在沙发前的桌子上,常常将下午茶放在这里的妹妹却不见人影。

赤染轻轻的叹口气,用手抚在茶杯的瓷壁。

温热的杯沿出卖了缨的套路。

另一边

躲在衣柜里的小人目不转睛,聚精会神的投过缝隙查看消失一年的哥哥。

他终于回来了!缨的脸蛋变得红扑扑的,像是被谁啃过似得。

深蓝色的眼眸逐渐被水汽覆盖,视线越来越模糊。

缨用手把眼泪擦掉,努力的吸吸鼻子。是的!她已经长大了,不是一个爱哭鬼。况且她在哥哥离开的时候约定好了,下次

见面不能哭。

“不哭,不能哭,缨。你答应过哥哥,你不是一个爱哭鬼。你要向哥哥证明你已经长大了!”

缨躲在衣柜了开始自言自语,却没有发现站在衣柜前的赤染。

赤染握紧拳头,另一只手抓住衣柜的手柄发现自己根本没有能力打开这扇门。

是啊,自己消失一年对她不闻不问。换做是我也肯定会生气吧。不过为了她生活的更好,自己的付出也有价值。

赤染打开衣柜,小小的身影朝他身上猛扑过来。

因为没有事先准备,赤染瞪大眼睛和缨一起倒在地上,在摔倒过程中为了保护缨。他搂住缨,少女纤细的身躯使他感受到

一年不见,她又重了。

“哈哈哈!我今天终于打败你了!哥哥。”缨窝在赤染的身上,叽叽喳喳欢快不停。

“是呀,一年不见,缨又胖了。”赤染恢复原来高冷的神情,皮痒肉不痛的怼她。

“哥哥!你太坏。”缨对着赤染一紫一红的双色瞳孔抱怨道。

没有想到,赤染的手将缨眼角边的泪痕擦去,用极为轻柔的语气安慰:“我不是说过,你不能再哭的吧。……所以,你要

哭,也一定要依赖我,不许在别人面前哭。知道吗?”

话说到一半,赤染一顿。双色瞳孔流露出温柔的神情。注视着缨。

“好!这样子的话,请哥哥抱住我就好!”缨张开双臂,扑进赤染的怀里。

哎,就这样吧。他叹口气,轻轻拍打缨。

没有几分钟,怀里的小人不在动弹,赤染试探用手指点一下缨。

原来是睡着了。他将缨抱起来,放到吊床上。

“好梦。缨。”赤染撩开缨额头上的发丝,闭住眼睛悄悄的啄一下。

赤染从缨的房间里出来,并没有回到自己的房间,而是走向国王处理公务的房间。

礼貌的敲门,待到国王的允许他拉开门进来,向不苟言笑但是透露出一丝慈祥的国王,弯下腰,行一个绅士礼。

“辛苦你了,赤染。快点坐下。”国王停下批改国书的笔,暗红色的眸子看着他。

“不辛苦,一切都是为了妹妹。”他默默的点头,走到沙发旁缓慢坐下。双色瞳孔冰冷的盯着国王。

国王叹口气,将笔放下。一年不见这个孩子的性格还是这样。

“那赤染你真的觉得好吗?缨不在你的身边,你会不习惯吧。”

作为一个妹控,你知道妹妹不在是什么感受吗?

“……我……我没有她也会很好的。”

赤染冷冰冰的脸上出现了可疑的红晕,连辩解都结结巴巴。

这个妹控。。

“时之政府吗?……”国王的手托住下巴,若有所思的喃喃自语。

“我已经查过这家伙的来历,其实就是保护历史。我想让妹妹也独当一面。她……也不能老是接受我们的保护,也该要

她磨练。”

赤染想起记忆中那个小女孩受到什么委屈就来向自己哭诉的可爱表情不禁一顿。

“那个地方是绝对安全,缨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会召唤出刀剑付丧神。所以不必担心。这件事情我有把握。这个职位也可

以随时撤销,这个方法既可以让缨学会与他人和谐相处,又可以提升她管理熟练程度。”

“额……那赤染你就亲自告诉缨,时之政府就有我亲自去办理。”国王疼爱自己的宝贝女儿,那可是他的掌上明珠,

自然也不想让她去干这么危险的事情,但是自己儿子都说没有问题,况且他也把话说的死,现在根本没有回旋的余地。

只能让缨去了。

赤染点点头,转身离开书房,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寂静的房间只剩下“嗒”“嗒”“嗒”皮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

赤染回到房间洗漱完毕,躺在床上。

双色眸子盯着窗外的璀璨星光,轻轻叹气。

还有两天,要怎么开口告诉她这件事情。

想起小时候父王欺骗缨的时候,她炸毛样子真是可爱。赤染仿佛看见那个生气的少女躲在自己身后不理国王的样子。

如果……我告诉她,缨会不会讨厌这个不负责任的哥哥啊?

想到这里,他的神色黯淡下来。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将赤染的思绪拉回来。

“是谁。”毫无温柔的声音。这是他原本的样子。

“……哥哥,是我。我是不是打扰你了?……抱歉。”

敲门声停止,赤染感觉到璎离开。

……这个小家伙,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我还是去看看。

赤染翻开被子,披上外套,离开房间。

来到缨的房间,赤染敲门。

“是侍女姐姐吗?”闷闷的声音传来。

“是我,赤染。”

“哥哥吗?”声音带有一丝欢快。只听见一阵骚动,缨把门打开。

“刚刚找我有什么事吗?”赤染的手搭在少女的头上。

“其实……我想让哥哥陪我睡觉。”少女扭捏的捏紧裙摆。

“为什么要让哥哥陪你睡呢?”望着少女的样子,赤染不禁调戏自己的妹妹。

“因为,我要求侍女姐姐给我讲恐怖故事,后来。。。我就不敢睡。所以想找哥哥。”

结果,赤染就躺在缨房间的沙发上,距离妹妹的床有长腿部的腿那么长——

“哥哥,你睡沙发,还好吗?”缨拉起被子将半张脸埋在里面,只剩下湛蓝色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躺在沙发上看书的赤染。

“……怎么了。”赤染将书放下,双色瞳孔慵懒扫视一眼少女。

“哥哥是不是有事瞒着缨。”少女漫不经心的说。别看缨无忧无虑,在这个地方,复杂与小心翼翼早就将缨的性格变得敏感。

赤染就这样盯着她,半响“是的。那缨叫我陪你睡觉是不是也是一个幌子。”没有疑问,这是肯定的。

“是的,哥哥。今天我路过书房,听到你们的谈话。”少女低下头,不再看自己的哥哥。

“哥哥,我已经长大了,我也想担当,我不想做一个依旧躲在你们身后的人。所以请哥哥给我一个机会。

我想锻炼自己。况且,我有自己的计划。”缨握紧拳头,坚定的看着赤染。

赤染有一瞬间期待那个一直躲在他臂膀身后的少女,一步步的成长,强大。

可是……我不想让她强大,想让她一直跟随在自己的身后,带给自己欢声笑语。

与其说不想让缨离开,其实是我自己的私心。

“缨,我尊重你的选择。”赤染答应少女的请求。

果然,自己还是答应了。

“谢谢哥哥♥”

“大惊小怪,已经很晚,快点睡觉。”

很快,就到了缨和赤染离开王国的日子。

国王郑重其事的将两个孩子叫到自己面前。

国王把赤染衣服上的褶皱整理好,拉着缨的手眼里满是不舍。

“缨,我的小公主。在路上要听哥哥的话。可千万要注意安全,外面不是家里照顾好自己。”

“父王——我也舍不得你。缨不在的时候要注意身体。不要老是熬夜。缨离开了,父王要听话照顾身体。”

少女眼眶里充满泪水,眯着眼睛用手背把眼泪拭去。

“我自然会照顾好缨,她是我的妹妹。我绝对不会让她受半点委屈。所以,请放心。”

赤染察觉到自己的父亲深切看向自己,没有说话,他叹口气将缨往身边拉过。

“时间来不及,缨走吧。”

赤染抬起头对自己关爱少之又少的父亲点头,表示尊敬。

要做君主本来就不需要任何人的牵制。

不要让敌人知道你的弱点。





没有人知道王宫里的孩子去哪里,没有欢送会,没有任何人知道。

一切悄悄的。

“哥哥,你会不会变成像父王那样,为了狐族王室的和平与昌盛不择手段。会不会把自己的妹妹嫁到别国已显示

两国友谊?”

缨拉着比自己高大的青年,眼前浮现出自己父亲面无表情将自己妹妹嫁出去的样子。

总有一天,我的哥哥会不顾及缨的感受,为了国家的利益把自己嫁到不喜欢的人,浑浑噩噩过完一生。

但是……他也是迫不得已吧?

“……不会。”

赤染转过身,在少女面前蹲下异色瞳的眼眸注视眼前。

“我会让你追求自己的幸福,无论你爱的人是平民,是贵族。只要是你喜欢的,我都会支持你。我向你保证,

你将会幸福度过每一天,你已经不是在臂膀下寻求安全的雏鹰,我必须要你独立坚强。因为——这样才对你公平。”

赤染抱住自己的妹妹,轻轻的拍打缨就像回到小时候自己也这样安慰她。不过,从今往后见面的次数也不多。







来到目的地,赤染微笑看着缨的背影越来越远。

这次——就换他们来守护你吧。




































呜呜呜呜,对不起太太,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母上把LOFTER卸载了,所以就拖到现在。

生日快乐!上


♥现世

♥给我家姬友的贺文。

♥自家的女儿。

♥春奈和铃的互动。

@铃w 生日快乐!

♥ooc注意。

春奈今天不是被长谷部这个天然闹钟叫醒的。

而是长谷部像往常一样轻轻的敲了审神者的房门,没有发现仰天长啸,总把被子当头套的审神者。

被子整整齐齐的叠放在角落里的柜子里,桌子上除了公文,还有一张小纸条。

长谷部弯下腰将桌子上小纸条拿起来,娟秀的字迹显示着主人的品格。

“哈哈哈哈。”

“恭喜你成为第一位和主公去现实的人选,为了证明你的诚意。”

“请去锻刀室搬一万玉钢到修复室,找到小夜。”

于是我们就看到了本丸第一苦逼劳动力是怎么样诞生的,但是可怜的长谷部却没有看到还有选择二。

那张被压在桌角上的彩色小纸。

当长谷部抱着一万玉钢气喘吁吁带着闪亮又兴奋的小眼神。光荣的路过刀剑男士的旁边。

没错!我就是阿鲁几最爱的部部,哈哈哈你们就羡慕嫉妒恨吧!的眼神看着大家。

山姥切第一次没有介意自己是仿品的事情,三日月一不小心将没有茶水的茶杯碰倒,而茶杯也不负众望的滚落到长谷部的

脚边。

一场悲剧诞生了,名为《长谷部的玉钢掉了》别名《刀剑乱舞之惹怒刀剑男士的后果》

“哎呀哎呀。抱歉抱歉”三日月拿起“凶器”茶杯,朝长谷部一笑。

所有付丧神默默地用眼神给三日月点一个赞。

大佬就服你!

于是可怜的部部就倒在那里,玉钢也被被被捡起来。

“喂!你不能走,机会是我的!”长谷部大喊大叫,想证明自己是阿鲁几的真爱。

“……这个给你”山姥切将彩色小纸递给倒在地上的部部。

上面写着“只要有人给小夜最喜欢的柿子,谁就可以从小夜那里拿到去往现世的衣服与通行证哦~”

“衣服我已经拿走了,而我现在的事情是整理一下就好。”

被被离开这里,而江雪和宗三‘帮忙’把他送到修复室。

事情是这样的,我们来观看一下被被是怎么样机缘巧合之下拿到通行证。

早上:今天的被被恰巧从审的房间里经过,出于要看一下今天内番是谁的被被恰巧发现了小纸条。

于是他有意无意的把田里刚摘要新鲜柿子交给小夜。

而小夜也盯着他,两个人就这样对看着。

直到被被脸红脖子粗小夜才把衣服给他。一脸【你通过考试】的表情。

被被拿着衣服来到大厅看见部部。

……【回放结束】……

春奈和清光回来的时候,看见幽怨的长谷部在种蘑菇,和一脸茫然的被被给他拔蘑菇。

今天的被被格外的好动♥

“我们回来啦!”春奈扬起手臂蹦蹦跳跳的回到大殿,长谷部不像往常一样激动的跑过来,而是超级的丧!

“ !      你怎么了?部部”春奈脚下一挣。立刻与地面来一个亲密接触。

“主!”

“主人!”

“大将!”

“阿鲁几!”

没有想象中的疼啊!春奈这样想道,还舒服的拱了拱身子。

“阿鲁几,您先起来吧……”

清光尴尬的戳了戳春奈。

“不痛!清光。”像平常一样轻轻的拍拍身上的灰尘一脸激动的看着大家。

“……呃……是你不痛……我……好……痛。”

“……还有我。”

春奈的脸僵着,看着趴在地上的被被和小具利酱。

“啊啊啊啊!不好意思!那个……你们可以起来吗?…………那个要不要我扶你们一把?”

春奈欲哭无泪的拉起两个人,还不停的道歉。

今天就平安无事的度过了。

夜晚的本丸幽静,短刀房间里还亮着灯光,太刀房间则早早熄灯。

春奈是半夜饿醒的,悄悄地溜进厨房,做了宵夜。

返回的过程中,春奈发现山姥切的房间还有点点灯光,忐忑轻轻敲门。

没有想到房门打开,山姥切没有像往常一样披着布,一头金色的短发映衬灯光。

面对春奈的发呆,他想把这个女孩赶出去.。如果不是歌仙把布洗完还没有干,他才不会这样。

“你怎么了?被被♥我刚刚做宵夜,你要吗?”春奈朝他微微一笑。

“……不需要。”

“我是不是被你讨厌了,作为这样垃圾的审神者真的给你们丢脸。”

少女低下头,眼眶里的泪水打转。

“不是啊!你很棒的!”

山姥切着急手忙脚乱,不停的向少女解释。

“谢谢,我知道自己很差,我不打扰你了,宵夜就放在你这里。”少女朝他摆摆手,转身离开。

“你等等!……你能不能和我一起吃。……我一个人吃不完。”

山姥切别过脸,结巴说道。

“好!”春奈听到他这句话拉住山姥切的衣服跑进房间。

。。。。。。。。

“对了,被被衣服怎么样?合身吗?”少女将一个丸子塞进嘴里,打量眼前的人。

“……还可以,不过。”

“不过什么?”

“衣服没有斗篷。”

“……”

“……”

“是不是有个帽子?如果你在现世穿斗篷就会被当成怪物的。哈哈哈。”

少女边说边把盘里最后一个宵夜吃掉。

“明天,咱们先去铃的本丸。”

春奈拍拍手,站起来。

“是和主人关系好的友人吗?”

山姥切抬起头望向少女,还带有一些吃惊。

“对呀,我们关系很好,以前在我就任的时候,她可是帮我好多呢!”

春奈蓝色眼眸望向窗外的晴天娃娃,山姥切有一刻感觉她不是自己的主人而是一个找他倾述烦恼的小女孩。

“有一刻,我感觉你不是我的主人,而是一个向我倾述的小女孩。”

山姥切淡淡开口,也顺着少女的目光看向晴天娃娃。

“是吗?那可真是吓到鹤了。”

一阵笑声传来,一袭白衣的鹤丸国永靠着墙笑眯眯的答道。

“鹤球!大晚上不睡觉干什么呢!别忘记你明天还要出阵,小心睡眠不足会受伤的。”

春奈站起来,走到鹤丸国永的面前,捏着他的脸埋怨说道。

“嗯嗯,知道了知道了。”

鹤丸国永任由少女捏着脸也不反抗。

“真是拿你没办法,呐,这个给你和其他出阵的刀剑男士。”

春奈松开手,向山姥切伸出手讨要什么东西。

“?”

“就是我放在你衣服里的御守。”

春奈笑道。

于是在山姥切一阵手忙脚乱的寻找,将御守拿出来交给少女。

“我不在的时候,打不过敌军要赶快回来。记住不允许一把刀碎掉,给我平平安安的回来。”

春奈郑重其事的把御守交给鹤丸国永,鹤丸国永数一下不多不少正好六个。

“那没有什么事,我先走了。山姥切明天记得早点起来,我们要去铃的本丸。你们两人早点休息。”

少女朝两个人摆手,离开这里。

“那没有事你快走吧,明天出阵注意。”

山姥切瞅一眼鹤丸国永,拉起门正准备关门却被鹤丸国永拦住。

“明天,你也要注意主人的一举一动,别看她像个淑女,其实我觉得她毛毛躁躁,异想天开,还带有点妄想症。总之我这

里不用担心,我担心的其实是那个不靠谱的傻主人。”

山姥切点头,将门关住。

——第二天。

今天的近侍是山姥切,此时的他没有在春奈门前叫她起床。

在新搬来的本丸里,空间是比以前的本丸大但是刀剑男士的洗漱问题还是没有解决。

于是山姥切安静的排队给春奈打洗脸水。

“哎!兄弟。”

一阵笑声传来,山姥切感觉有人在拍自己肩膀转身发现堀州国广笑吟吟的看着自己。

“……嗯,怎么了?”

“我这里刚刚打上水,你是不是要给主人用啊?”

国广将水盆递给山姥切“快去吧,主人今天不是去铃大人的本丸吗?”

“嗯,就等主人醒了。”

面对兄弟的好意再加上还有好多人排队,山姥切端过水离开这里。

当被被端水回到少女房间里的时候加州清光正在给春奈梳洗。

“被被,你可算回来啦。”

少女手托着脸任由清光玩弄她的头发。

“水在这里,我就先把今天的内番给安排好。”

山姥切和清光点头离开这里。




















待春奈整理好自己,和清光山姥切来到远在备前国的铃W家。

在路上清光不停的抱怨天气太热。而山姥切则一言不语。

“再坚持一下,我们马上到了。”

春奈笑笑,把遮阳伞往清光和山姥切那边移。

很快,在茂密的树林里隐隐约约看见偌大的本丸。春奈将伞放下来收好。仔细整理衣服上的褶皱。

在本丸的大门前,有一个人手握佩刀,笔直的站在门口恭候春奈一行人的到来。

“一期一振,恭候春奈大人的光临。主人已在大殿备好茶点给春奈大人洗尘。”

付丧神微微弯腰朝春奈鞠躬。

“麻烦您长时间的等待。倍感歉意。”

少女也轻轻点头,身后两位付丧神也点头示意。

“那,随我来吧。”

一期一振微微一笑,伸手打开大门,率先走进本丸带路。春奈一行人走在后面跟上。

一期一振在前面带路,春奈开始打量本丸的装饰风格。

大殿正对着池塘,帐子门旁还挂一个随风作响的风铃。

池塘边还种满百合花与向日葵。

“自从铃搬到山城国来,铃本丸的风格变化很大。”春奈嗅着百合传来的幽香心满意足的说。

“多谢春奈大人的赞美,这边请。”

一期一振笑吟吟的说道。神色却掩饰不了对自家主人的赞赏。

春奈步入大殿把木屐摆放整齐。

“春奈!你可总算是到了。”

一头乌黑的长发及腰,棕色的眼眸是属于亚洲人的主要特征。

“铃酱~”

两个少女激动的抱在一起,无法言喻的感情是真的感动。

“话说,当了一年的审神者变得成熟大气,可不像刚来的时候毛毛躁躁。”

铃离开春奈的怀抱,用善意的眼神打量少女。

“嘿嘿,还好啦。铃酱也变得好多。你看看本丸在你的打理下井井有条。”

春奈不好意思的挠头,朝山姥切和清光吐吐舌头。

“对了,这个给你。”

少女想起什么,招呼清光把东西拿过来。

“……这个是?”

面对沉甸甸的箱子,铃满脸都是疑惑。

“当当当当!这可是你的生日礼物。生日快乐,铃。”

春奈将东西提到铃的眼前,向铃眨眨眼。

“嗯……虽然我的礼物是有些简陋些,不过你千万不要嫌弃。这个生日礼物是提前给你的,明天,咱们就回现世给你做好吃的。”

“我怎么会嫌弃呢?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铃接过礼物,朝春奈笑起来。

“明天,咱们就去现世。”

“好!”






















下部分会在23号完整放出来。

在这里说一声

生日快乐!

在LOFTER第一个和我说话的好友 @铃w

加州清光。极化

♥看到清光的极化,内心真的好激动!

♥虽然国服还不知道猴年马月。。。

开始!

♥是我家春奈×清光 @樱婲璀璨

♥也算是百粉。

夏季的傍晚,一天的炎热与烦躁似乎都随着太阳的离开而落下帷幕。

在知了的叫声中,本丸的房间都亮起灯光,柔和温馨的灯光给这个不大的地方点缀色彩。

二楼,是刀剑男士的寝室,包括审神者的办公室和寝室。

唯一的房间里亮着灯光,因为没有到休息时间,刀剑男士们基本待在一楼,帮忙准备晚上的饭食。

其他人就开始干他们的事情,比如聊天。

在二楼,审神者春奈正在写一周年的本丸报告,这可是一个技术活。

旁边没有近侍,只有一个小小的狐之助。

今天的近侍是清光,由于报告太多,春奈将清光赶出去,让他去看一下咪酱做什么料理。【把清光支出去】

待到清光再上来时,发现已经拉不开门了。于是讪讪走开。

“春奈大人,这里是政府送来的文书。请您查看。”说着,狐之助把文书递给春奈手里。

春奈打开文件,发现这是关于刀剑男士极化的文件。“又有刀剑男士极化了吗?这次是……”

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文件上,少女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

“……这次是清光!”

“是的!今天我也是刚刚才知道。请主公考虑一下是否愿意让清光殿去进行极化之旅。”

狐之助跳进审神者的怀里,两只眼睛盯着少女。

“纸笔,修行衣装,修行道具。这些足够。但是……”

春奈抚摸着狐之助的毛发,思绪复杂。

“清光也终于极化了……”

少女朝狐之助露出笑容,自己最信赖的初期刀离开,难免会有一些失落,但是自己不能那么自私。

不能那么自私……

“我想主公不想让清光殿离开,明明是和你陪伴最早的同伴,清光殿一定也想变强大。所以主公也要问问他的意见啊。”

一语道破。

是要问问他的意见,我不能这么自私。

“谢谢你狐之助,提醒我。所以奖励是油豆腐~请你去找小狐要吧!”

少女将狐狸放下了,狐之助慢慢悠悠离开房间。

清光啊……其实我不希望你变成像安定极化归来的样子,所以我真的好怕你回来变成我所不熟悉的清光。

春奈放下笔,静静的望向窗外的明月。这个样子……真的不好。












晚饭——

作为近侍的清光理所当然坐在少女的旁边,开心给春奈夹她喜欢的食物,手忙脚乱的样子真是可爱。

“那个,大家先安静一下,我有重要的事情宣布。”

少女将碗筷放在桌子上,原本嘈杂的声音戛然而止,所有人望向少女。

“我做了一个决定,我要更换近侍,让长谷部更换清光。”

春奈清清嗓子,一旁的打刀少年诧异的盯着少女呆呆的问“主公为什么?”

“因为,政府发出来的公告有清光极化报告信。所以~清光要去旅行了♥”

少女朝清光露出笑容,都是少年却从主公的神色里感觉到一丝丝困苦与无助。

主人这是不愿意让我去极化?

不对不对……








今天晚上并没有什么送别会,春奈拍拍清光的肩膀实意他不用收拾碗筷。

“清光殿不用这么麻烦的,这里有我和长谷部整理就好啦!”

光忠笑吟吟的拍打长谷部的后背,春奈和清光僵化的看着马上吐血的长谷部想【靠!这货会被他打死的。远离。】

铁血长谷部生无可恋的望着自家主人不可置信【你不是说过我是你最喜欢的部部吗?我快被他打死的。】

“那我们先去忙了。”满脸铁青的咪酱拖着长谷部走进厨房。

“主人!”【快点救我主人】

“部部!”【我也没有办法,谁叫你把咪酱买的限量餐具给摔碎呢?】





房间——

少女与打刀少年相对而坐。

春奈的旁边还放着一个深蓝色的包裹。

清光下意识的吞口水,内心其实对于极化来说非常紧张。

“清光,其实你知道,对于你极化我可能不太愿意。”春奈低下头,紧紧的握住裙摆。

打刀少年心里有一些难受“是的,在和主公吃饭的时候我感受到了。”

“那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愿意吗?”听到这句话,春奈抹掉眼泪看着他。

“……”

“好,那我就告诉你,我怕你遇到冲田总司,我怕你看见自己被折断的样子伤心,我怕你回来变成像安定那样,我

怕……”

春奈咬紧下唇,泪水从眼眶里不断溢出。

“主公……”

加州清光知道,自己的主人是一个很敏感的女孩子,因为性格内向,总是沉默寡言。任何事情都没有向别人透露。

“其实,我想去变得强大回来可以保护你。主公不是说过吗这里永远是我的家,虽然主人怕我离开这里回到冲田大人身

边,但是我现在的主人可是你呢!还有在旅行中我可以见识到好多的现代文明,我也会给你写信。所以请放心的让我去看

看,好吗?”

看着清光咋唬的样子,春奈想起自己刚来想变强的样子。她将包裹拿起来,放到清光的身边。

“我很期待。祝君昌顺。”












清晨,清光一个人悄悄离去,没有告诉任何人。因为昨天已经有人向他告别。

【为了可以变得更加强大,加州清光离开本丸,踏上修行之路】


















我终于肝完了,对不起,我尽力了........

百粉。点文。占tag。

额呃呃呃,我又来点文了。

呵呵呵,感觉自己好懒。

刀剑乱舞,清光。

包括写你们自家女儿和清光的事情。

初次见面 中

@狐毛火锅 太太的点文

赤染回到房间洗漱完毕,躺在床上。

双色眸子盯着窗外的璀璨星光,轻轻叹气。

还有两天,要怎么开口告诉她这件事情。

想起小时候父王欺骗缨的时候,她炸毛样子真是可爱。赤染仿佛看见那个生气的少女躲在自己身后不理国王的样子。

如果……我告诉她,缨会不会讨厌这个不负责任的哥哥啊?

想到这里,他的神色黯淡下来。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将赤染的思绪拉回来。

“是谁。”毫无温柔的声音。这是他原本的样子。

“……哥哥,是我。我是不是打扰你了?……抱歉。”

敲门声停止,赤染感觉到璎离开。

……这个小家伙,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我还是去看看。

赤染翻开被子,披上外套,离开房间。【哥哥是穿着睡衣的♥】

来到缨的房间,赤染敲门。

“是侍女姐姐吗?”闷闷的声音传来。

“是我,赤染。”

“哥哥吗?”声音带有一丝欢快。只听见一阵骚动,缨把门打开。

“刚刚找我有什么事吗?”赤染的手搭在少女的头上。

“其实……我想让哥哥陪我睡觉。”少女扭捏的捏紧裙摆。

“为什么要让哥哥陪你睡呢?”望着少女的样子,赤染不禁调戏自己的妹妹。

“因为,我要求侍女姐姐给我讲恐怖故事,后来。。。我就不敢睡。所以想找哥哥。”

结果,赤染就躺在缨房间的沙发上,距离妹妹的床有长腿部的腿那么长——

“哥哥,你睡沙发,还好吗?”缨拉起被子将半张脸埋在里面,只剩下湛蓝色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躺在沙发上看书的赤染。

“……怎么了。”赤染将书放下,双色瞳孔慵懒扫视一眼少女。

“哥哥是不是有事瞒着缨。”少女漫不经心的说。别看缨无忧无虑,在这个地方,复杂与小心翼翼早就将缨的性格变得敏感。

赤染就这样盯着她,半响“是的。那缨叫我陪你睡觉是不是也是一个幌子。”没有疑问,这是肯定的。

“是的,哥哥。今天我路过书房,听到你们的谈话。”少女低下头,不再看自己的哥哥。

“哥哥,我已经长大了,我也想担当,我不想做一个依旧躲在你们身后的人。所以请哥哥给我一个机会。我想锻炼自

己。况且,我有自己的计划。”缨握紧拳头,坚定的看着赤染。

赤染有一瞬间期待那个一直躲在他臂膀身后的少女,一步步的成长,强大。

可是……我不想让她强大,想让她一直跟随在自己的身后,带给自己欢声笑语。

与其说不想让缨离开,其实是我自己的私心。

“缨,我尊重你的选择。”赤染答应少女的请求。

果然,自己还是答应了。

“谢谢哥哥♥”

“哎!大惊小怪,已经很晚,快点睡觉。”











这个是中,等我写完了,我会进行编辑。

形成一个完整的一章!

一周年快乐!

感谢大家的不离不弃!

来年请多多指教!

我独一无二的刀剑男士。

国服本丸倒计时!

还有四天!

国服本丸倒计时!

还有五天!